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威尼斯人
当前位置:首页 >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官员违规修水电站 强迫村民搬迁将村庄淹没

时间:2017-5-28 18:29:08  作者:  来源:  查看:226  评论:0
内容摘要:一官员修建的水电站,在没办完手续的情况下就匆匆征地发电。村民们祖祖辈辈居住的村庄被淹没在水下。这个受到刑事、纪律处分的官员,一边当着亿万富翁,一边当着公务员。他以官员身份参与经商,举报的村民和这位官员商人展开了一场特殊的较量——  “他把山里的土地要到了北京天安门的价格”,有人这...
一官员修建的水电站,在没办完手续的情况下就匆匆征地发电。村民们祖祖辈辈居住的村庄被淹没在水下。这个受到刑事、纪律处分的官员,一边当着亿万富翁,一边当着公务员。他以官员身份参与经商,举报的村民和这位官员商人展开了一场特殊的较量——   “他把山里的土地要到了北京天安门的价格”,有人这样评价程永全在水库移民中开出的搬迁条件。而程永全却在维权中处处选择依法诉讼。   程永全给自己的微信起了个昵称——坚信法理,笑到最后。他一直认为,如果不是刘明厚官员的身份,对方早都被他告倒了,而这位受到过刑事处分和纪检处分的官员,在被纪检部门处理后不久,再次被党纪立案调查。   60名“光头”闯入村庄带着洋镐把强迫村民搬迁   今年48岁的程永全,一见到当地一些官员,说话嗓门就会突然变大。   2007年秋冬季节,有一天,村子里突然来了一些人,这些人带着设备似乎在进行探测。有村民问这些人在干啥,被告知是要修水电站。   “小村庄的安宁从那天开始被打破”,2017年5月16日,程永全回忆起当初修水电站的过程。   不久,程永全所在的山阳县杨地镇人大主席吴鸣就出现了,吴鸣是这次水库移民小组的组长。   有村民询问吴鸣,到底是谁在修水电站。吴鸣说是一个叫刘明厚的人出资修建的,而一些参与征地的工作人员却说是政府行为。   村民程鸿远还记得当时征地的情节,“一张黄纸上用毛笔写的告示,一亩地赔偿1.8万元,土木房子每平方米赔偿400元钱……”。对于这张“没头没尾没有落款出处的告示”,许多村民都不知道是谁在修水电站。   有人开始挨家挨户地进入村民家进行游说工作,希望村民配合搬离出村子。就在拉锯式的搬迁谈判中,“突然就有60名‘光头’闯入村庄,他们带着洋镐把强迫我们搬迁”,有村民说。   “光头”的两次出现,明显加剧搬迁速度,有一些村民陆陆续续地签字同意搬迁。在最后拆迁村里面的小学时,许多村民闯入学校,阻止拆迁,因为村里还有10多名学生娃在这上学,但村民很快就被抬了出来。   在吵闹声和机器轰鸣声中,学校化为废墟。 村民安置房质量差 有的裂纹能放进去一根筷子   2011年7月31日上午9时许,在西安工作的程永全突然接到母亲电话,说自己的家在没来得及搬的情况下,就被水给淹没了。“电话中老娘告诉我,她差点被淹死。”程永全回忆。   程永全接到电话,立即喊来两个兄弟程永杰和程永鹏,兄弟三人驱车向家里赶去。他们走到村子附近时,发现村子不见了。眼前是一片汪洋水泽,只有一家人的房屋有房顶露在水面上,兄弟三人才确定这就是他们的家园。   多年以后,程永全带着记者来到他们昔日的家园。村子在一处类似盆地的地方,依山傍水。程永全说,爷爷曾告诉他们,大概明朝的时候就有人在这里居住。这里自然条件非常好,他们的村庄有个好听的名字叫金盆村,他们的小组是马河组。村子里面有约50亩的平整耕地,村里人在这里世世代代种植药材。村子南面有一条金钱河,河水从村边穿过,“小时候,我们经常在河里抓鱼,几斤甚至三十斤大的鱼都有人抓住过,我爷爷说他们曾抓过一条最大的鱼,是4个人抬回家的。当时的村民靠水吃水,洗衣做饭、浇田灌溉都依靠金钱河。渴了,鞠一捧水就能解决问题。”程永杰说。   村子南边有一座浮桥,村里人可以步行,也可以骑着摩托车、三轮车通过这座浮桥,到达对面的户(垣)合(河)公路,然后村民们就从公路上山进入自家的林地。这条公路东边到湖北省郧县,西边到山阳县户垣镇以及柞水县。   大部分村民先后被集中安置到附近的山槐村,可是好景不长,有村民发现这里的房屋质量太差。很多村民家的房屋出现裂缝、地基下沉、漏雨等现象。   村民程永林说,他们的房屋总共有19处裂纹,其中两条裂纹漏雨,有的裂纹都能放进去一根筷子。村民程彦群家里有20处裂纹,其中有两处漏雨。   有村民说,搬迁到此处后没有给他们再补偿耕地,原来的耕地要走很远去种植。娃娃们没有了自己的学校,要到山槐村去上学。   村民申请信息公开发现水电站没审批手续   在律师建议下,2015年12月,村里26户村民向山阳县政府申请信息公开,希望县政府能公开水电站的信息以及对村民集中安置的情况。山阳县政府责成林业局、国土局、水务局和住建局对26户村民进行答复。   2015年12月3日,山阳县林业局对于村民提出的“腰坪水电站所占用林地是否有国家相关部门审批”的问题明文答复称,“腰坪水电站占用林地没有任何审批手续”。   2015年12月14日,山阳县国土局就腰坪水电站所占用的土地是否有国家审批的问题答复26户群众称,水电站只取得19亩土地,其他区域国土局未向其供给土地。   程永全说,偌大的水电站,仅仅淹没区就占用了他们村50亩耕地,还没算其他村被占的耕地,还约有30户宅基地和800亩林地,还毁坏了数公里公路,而该水电站仅仅只是取得了19亩土地,显然是违规修建。   村民们后来发现,不但水电站手续不全,就是他们的安置房也是违规的。   2015年12月29日,山阳县住建局答复程彦群等村民说,村子所安置的山槐村集中安置点没有在规划区,没有组织招标,也未履行报建手续。按照相关规定,山槐村集中安置点工程建设单位未履行基本建设程序,质量安全由建设单位负责。   此间,山阳县水务局给出的答复是“建设山阳县腰坪水电站的移民拆迁安置补偿方案依据的是相关部门《关于印发〈山阳县腰坪水电站工程建设征地移民安置初步设计〉审核意见的通知》”。   对此,26名村民认为,第一,腰坪水电站2009年已经建设,而审核意见是2013年才出台的,涉嫌未批先建;第二,相关移民费用应当为水电工程建设项目公司法人承担,凭啥由国家财政承担?显然违法。   有村民还给华商报记者反映,安置房曾经挂有山阳县发展计划局的“山阳县2007年以工代赈易地扶贫搬迁户”的牌子。还有“国家易地扶贫搬迁”的牌子,村民们怀疑有人借用该村搬迁套取国家的费用。   对此众多问题,华商报记者联系当时负责搬迁的镇上领导吴鸣,他说他已调离多年,所有资料企业都有。他建议记者前往企业了解,“有相关资料佐证”。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威尼斯人) 沪ICP备15022058号-1